白茶,德国表姐的最爱

家有茶香 品品香

自从1999年到德国生活后,每年回国探亲期间我必定准备足够的茶叶,不仅是为了自己可以在黄油、奶酪、牛奶、肉食丰盛价廉的国度里有解油清肠的良方,更是让自己在远离祖国亲人的美丽却孤寂的环境里,可以有抚慰灵魂的伴侣。

我的家在苏州,从小就熟悉的茶叶自然是当地最名贵的碧螺春茶,大学毕业后在经贸系统工作,与其他同事一样,每天一早就泡上一杯碧螺春,开始一天的工作和生活。嫁到德国前,也必定收集好亲朋好友送的碧螺春、龙井、各种白茶和普洱茶等等,带去德国,除了自己喝,还把一些送给德国老公的亲戚,朋友。

我重点推荐和赠送出去的当然是自己家乡出产的碧螺春,但没想到,喝过我送的各种茶叶后,老公那位崇尚自然、爱好运动,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北部当小学老师的表姐,给我一个喝完了的茶叶包装盒,上面赫然印着“白茶”两字! 她郑重其事地嘱咐我说:“你下次回中国,其他东西都不必给我带,只需要给我带回这种茶,我最喜欢它!”

我还真有点纳闷,她对我的推荐一点不领情,不捧捧产自我家乡的名茶,偏偏指定我很少得到的白茶。不过当时我自己对白茶并没有很特别的感觉,偶尔喝过,觉得淡而无味,所以得到国内亲友赠送的白茶后也不珍惜,毫不吝啬地再转送给他人。

现在一个喝惯咖啡的地道德国人,品过各种中国茶和在德国买到的各国茶叶,在不识中文字不懂白茶或被炒作来凑热闹“跟风”的情况下,竟然品出了白茶带给自己的独特而美好的感受。每次我回国前,都万般叮咛我回中国时给她带上白茶,其他礼物都不需要。

想来有点可笑也有点惭愧,我对白茶的新认识不是因为产品宣传,也不是从国内喝茶朋友的赞誉而来,竟是因一个住在离中国茶叶产地一万多公里外的西方女子的品味和评价而引发出来。

于是,我再次从打开茶叶罐开始,重新去认识它,发现它。从观赏它银装素裹的高洁外表开始,到热水冲泡后在白瓷杯里安静温柔地游弋,那袅袅升腾的扑面热气里,虽然不如多数西方人喜欢的茉莉花茶那么香艳袭人,也不似普洱茶那样饱经沧桑,更不似铁观音那么清高醇厚;可她有碧螺春茶的清幽细腻,却少了苦涩,多了丝丝甘甜和久久的回味,满口清爽甘润,而且喝完茶,白瓷杯内依旧洁白如新,很少有难以去除的茶垢挂在杯壁。

此后,每次回国,我在给德国表姐带上白茶的同时,自己一定也备足白茶,放入我等待启飞的行囊里。

在德国寒冷缺少阳光的日子里,白茶是一个不离不弃的密友。无论是在旅行中,在办公室,在探亲访友时,我都会带着它,喝着它,每天有如谦谦君子相伴左右,亦像同窗闺蜜轻声细语娓娓道来。甚至我10岁的女儿,在果汁、牛奶、可可饮料等价格低廉、品种繁多的环境里,也常常来喝我泡好的白茶茶水,说很好喝。

就这样,白茶以不温不火的性格,不急不躁的姿态,恒久优雅地占领了迟迟相识却不会放弃的中德爱茶人的味蕾……








了解、品饮白茶是人生一大快事!请加日泉茶厂批发微信为好友:18596698663(24小时在线)